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娘娘驾到:华妃重生 > 373.第372章
第372章沈甄置气
沈贵人拉了甄常在的手,又回了自己屋中,一脸笑意道。
“你呀,我本来说好几日未见你,这会子得了闲去找你。
对了,今日怎么就你一人?安答应呢?”
采星奉了茶来,甄常在这才舍得松开沈贵人的手,撅着嘴,小女儿态十足的道。
“安妹妹今日又身子不爽,早起我去看了她,
她听着嗓子有些沙哑,她说怕过了病气给我,
打发着我出来了。我在屋内闲坐也无趣,
便想着来姐姐这里讨口好茶吃。”
甄常在接了采星手中的茶,轻轻抿了一口,眼睛亮亮的。
“果然是好茶!这是明前龙井罢?”
沈贵人伸手轻轻点了甄常在的额头,她便顺势歪了歪脑袋。
“你这嘴果然刁。在家中时你就爱喝些个好茶,
今日这一吃,就吃出来了。
给你烹茶的水,还是夏日里
我叫人早起收集的荷叶上的露水呢。
你没尝出来?”
闻言,甄常在赶紧又抿了一口那茶水,细细品了品。
“唔果然比平时咱们喝的水要清新一些,
我只以为是这茶叶太过甘醇呢。”
沈贵人摇摇头,笑着道。
“古人云,好茶需得好水配。三分茶也得七分水来配,
再好的茶,离了这天水雨雪的好水,也出不了十分的味道。
你才比谢道韫,读过那许多书,想必也是明白的。
所以你适才品茶,只道茶香,却想不到,水的功劳更高?”
甄常在又抿了一口茶,叹口气。
“姐姐快别笑话我了,什么才比谢道韫,也就姐姐这般夸我罢了。
自打进宫,你日日跟着华妃忙碌,我闲来无事,
或与陵容相伴,或读一会子闲书。
连在家中时的勤谨也比不上了,整个人都懒了呢。
若说从前还有一二分才可让我恃,如今却是平凡的很了呢。”
沈贵人惊奇道。
“我竟不知,你如今的念想,竟同那朽木一样了。
这话我倒听出了一番自弃其才的意味。”
甄常在眼珠转了转,伸了手拉着沈贵人的胳膊晃了晃。
“姐姐你还没告诉我呢,刚才出门真是要去找我吗?
可别只是因为被我碰上了,没办法,才说去找我呢。”
沈贵人顿了顿,忽然生了气,抬手拨开了甄常在亲昵拉着她的手。
“嬛儿,你如今哪里学的这小家子气的话?
亏我巴巴儿的捧了新衣,想着送去给你。
华妃娘娘赏了我四匹蜀锦,我自己舍不得穿,
又想着咱们两个身量一样,便叫人裁了衣裳,
想着今天不忙,亲自给你送去两套。
这马上就年下了,你也可美美的妆扮起来,
好叫皇上眼前一亮。
偏你今日来一直是这么一副不信我的样子,
呵,竟是我一番心思错付了!”
说罢也不再理会甄常在,只偏了头在一边。
方才还促狭的甄常在,乍一看沈贵人忽然生气,瞬时懵了懵。
“我就玩笑几句,姐姐怎的就恼了?
莫不是姐姐跟着华妃娘娘理事,如今脾气也渐长了?
罢了罢了,我知与姐姐不同路了,姐姐便看我做何事都不顺心了。
妹妹虽在皇上跟前不得脸,却也不要这嗟来之食!
既是华妃娘娘赏姐姐的蜀锦,姐姐便一人独穿罢了!
妹妹还有事,先告辞了。”
屋内伺候的奴才看二位小主闹了起来,都慌了手脚。
甄常在带了浣碧起身要走,被采月上前拦了下来。
“小主留步!”
采月笑吟吟的看着甄常在,屈了屈膝。
“小主与我们小主一向是比亲姐妹还要好的,
今日怎的就恼了呢?
我们小主可在意您啦,您瞧,
华妃娘娘赏的蜀锦共有四匹,我们小主知道小主您喜素色,
便专门挑了这两身相对素一些的花色留给您。
奴婢伺候您上身试试,保准儿好看!”
却不想一向看着人淡如菊的甄常在,此时像是上了头,非得与沈贵人争个高低似的。
她张口就又带了嘲讽之意。
“罢罢罢,你们家小主的好意我可消受不起!
我只是一个幽居无宠的常在,怎么比得上皇上宠爱,华妃青眼的贵人呢?!
我可不配穿这样好的料子,就如我连那烹茶的水都尝不出来一样,
我只是俗人一个罢了!
你家小主乃高岭之花,与我这般小家子气的人怎么能是姐妹呢?
你家小主,我可高攀不起!”
甄常在像是故意气沈贵人似的,跺跺脚,临出门时还行了十分标准的屈膝礼。
“嫔妾多谢沈贵人香茗款待,嫔妾有事,先告退了”
说吧便带着浣碧扬长而去。
这一番行云流水的动作一气呵成,吓得采月不敢再吭声。
沈贵人瞧着甄常在的做派,早都气红了眼圈。
便对着甄常在离去的背影道。
“好好好,我这小庙供不下你这尊大佛!
如今是说不得也碰不得,那就慢走不送!”
采月左看看,右看看,实在不明白,往日交好的很的二位小主,怎么就闹起来了。
采月轻声开口劝慰自家小主。
“小主别生气,甄小主与您亲如姐妹,过几日必能回过神来,与您和好的。”
沈贵人温柔的脸上此刻呈现的是冷笑,她嗤道。
“和好?我今儿可还没说什么呢,你可瞧见她那样?
话里句句带刺儿!我不过是得了皇上几日的宠幸,
华妃娘娘叫我协助理事,也不过是看我略微识得几个字,
会算几个数罢了。她便含酸拈醋成那么个样子,
这可不是给我脸色瞧了吗?
我自在家,或是进宫,
可曾是个能受别人脸色的性子?
也不知她如今是跟谁学的这样的性子!叫人伤心!”
采月道。
“小主息怒,您气坏了身子,倒不值当许多呢。”
沈贵人刚才的气忽然就塌了下去,眼圈红红的,声音也带上了哽咽。
“你说,我自问对她掏心掏肺,我想着,平日忙碌,
现下已近新年,我又得了那样好的料子,
瞧着她总是穿着旧日的衣裳,心里酸涩不已。
巴巴儿的裁制了新衣,赶着出门去给她送去。
换来的却是这样一场冷言冷语,
我心中怎么能不痛!”
赶在零点前更新,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