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一剑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第三百六十九章:黑蝶蛊!打的就是你!
哐当!
铁栅被合上,叶天龙被老王拖拽着进入地牢之中。
昏暗潮湿,只有昏黄暗淡的烛火摇曳着透出一丝光线,整个地牢在铁栅合上的一瞬,便陷入了一场诡异的安静之中。
一个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视线都牢牢地粘连在叶天龙的身上,幽幽生寒。
老王哟了一声:“没想到你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没想到是你还这么强,刚才那只可是从山上抓回来的硬货!有了硬货这实力,你在这地牢里可是不好过了哟。”
老王嘿笑着,脸上露出一个看好戏的神情。
“热闹好哇,热闹好!”
叶天龙哑着声音,轻声问道:“你说的话什么意思?”
“告诉你也没关系,这地牢里可是咱们少族长的夫婿人选,只有打败竞技场上的其他所有对手,就能成为少族长的夫婿,这地牢的水可深着呢!”
老王停顿了一下,手指摩挲了一下:“小老头也算有点实力,你要是给得起这个,我就把你放在眼皮子底下,多少能让你过几天安生日子,没有的话,我就看乐子,怎么刺激怎么来,你说呢?”
铁栅里面的壮汉忽然双手握着铁杆奋力摇晃起来,哗啦哗啦作响。
时不时还有人发出怪叫!
“选夫婿?这是在养蛊吧!”
叶天龙嘲讽了一句。
他的脸色难看,他实在搞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真是因为所谓的占天之术?他们付出这么多,难道只是想让他在这地牢之中与人缠斗吗?
“嘿,随你怎么想。不过,我们苗疆人喜欢养蛊举世皆知,强大的蛊王能被当做镇族之宝,在选少族长的夫婿时当然不能选弱的,传承劣等基因!”
老王一脸理所当然,话末又沉声道:“别想和我扯东扯西,我和你直说了,没钱我就把你放在最危险的地方,有钱我就保你在地牢里的安宁!”
叶天龙的视线一扫而过老王挂着钥匙的腰间,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我有钱,它就放在我腰侧的位置,你来拿吧。我不想在休息的时候还被人打扰,索性就如你说的花钱买点安宁。”
叶天龙指挥着老王一步步靠近。
“算你小子有点通透!”
老王迫不及待地靠近叶天龙几步,冲着叶天龙所说的位置,伸手一摸,“东西呢?我怎么没有找到你说的东西?”
“钱多金贵,我一般都把它放在最深处。”叶天龙看着老王狐疑的神情,主动道:“我现在都被绑成了这样,一身就只差脚,没有被捆上铁链,再者我才刚刚和一只猛虎打了一场,早已筋疲力竭,你又何必提防我,我也只是想要一个安宁。”
“我谅你也不敢!不过你这人的事也忒多了!”
老王皱着眉,眼神剐了叶天龙一眼,才又靠近叶天龙几步。
叶天龙在心中默数:“一二三,就是现在!”
老王双手伸向腰间的一瞬,叶天龙高抬双腿,猛地朝上一踢!
“嗯!你玩阴的!”
老王的腹部被铁柱撞击了一般,身体控制不住地蜷缩,他整个人几乎被痛意撕扯,裂成了两半。
所有声音一瞬消失。
铁栅里面的壮汉一个个都像是被扼住了咽喉,什么声音都发不出了,只剩下一双双瞪圆的眼睛,这人什么来头,地皮都还没有踩热,居然就敢打头上的人!
不是猛就是傻!
老王张嘴想要威胁:“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你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天龙神色没有丝毫波动,平静道:“嗯,因为这是和你们少族长他们学的!哪一把是解开手铐的钥匙?”
“没有,我没有那钥匙,你的手铐是专门定制过的,钥匙不在我这儿。”
老王捂着腹部,几乎缩成蜷缩成虾状,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钥匙真的不在?那就难办了。”
叶天龙上前一步,眼神沉沉地看着老王。
老王抽着气,忙不迭地点头:“你是走特殊流程进来的,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了,我根本就没有你要的东西!”
叶天龙朝着老王举起拳头。
拳头或许不可怕,但他拳头上紧箍的铁铐还有铁链加在一起,砸下来恐怕会让人当场送命!
空气中忽然多了一股尿骚味。
老王浑身瑟瑟发抖,剩下很快聚积了一滩液体。
“那我的钥匙在谁那里?”
叶天龙见他这副样子也了然,钥匙不在他身上,但说不定,他知道钥匙在谁那里!
“叶天龙,你也别为难一个老伯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
空中多了一丝浓郁的花香。
苗淼来了!
她嘴上虽然说着关照老王的话,但却看看不看老王一眼,提起裙摆,施施然跨过地上的老王。
铁栅里面的汉子,传来一阵骚动,恨不得在苗淼面前展示自己的十八般武力。
苗淼朝着他们挑眉一笑,示意让他们安静下来。
“你来这是做什么?我应该和你说过,我们好好谈谈,你却把我带到这个地方了,你到底在图谋什么?”
叶天龙眼神之中一片冷意。
苗淼轻笑一声,伸出手虚空地朝着叶天龙的胸膛一点:“我就说过了呀,选天命之人,然后将他牢牢地捆在我们苗疆的这个船只上。
我也想不明白,有我这样的人主动来找你,一双红唇让你尝,一双玉臂让你枕,你根本吃不了亏呀。你到底在抗拒什么?我思来想去,觉得你有可能是不想这么直接的来,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靠近我,我就把你带到了这里。”
叶天龙眉头紧锁,正色道:“不知所谓!现在把这些东西解开,我可以既往不咎,但如果你们再这样下去,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呵呵呵,只怕你到时候会舍不得对我们动手!”
苗淼手轻轻一抬,她伸手的侍女缓缓抬起了头。
一半脸眉似初春柳叶,脸如三月桃花,纤腰袅娜,檀口轻盈,剩下的另一半脸却皮肉紧缩,青筋凸起,还有大片大片的刀痕。
侍女上前,持着钥匙打开叶天龙的手铐。
老王倒在地上,伸手抱住苗淼的腿,悲声道:“少族长,这人不能信啊!”
“松开!我最讨厌别人碰我了!”
苗淼轻轻瞥了一眼老王,迈脚一踹。
老王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猛地倒飞出去,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他缓缓滑落到地上,不省人事,唯有嘴角一缕血痕。
哐当!
铁铐和铁链落地。
不多时,又化作了黑蝶,簇拥在苗淼的身边。
叶天龙活动了一下手腕,手刚刚摸到木石剑的剑柄,就被苗淼阻止道:“诶诶,缓一缓,这些黑蝶蛊早就在你身体内种下了子蛊,母蛊在我手里,不想修为尽废的话,还是不要动用真气哦。”
叶天龙皱着眉头。
“跟我走吧,今晚可是特地来找你的哦。”
苗淼带着侍女走在最前面,示意叶天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