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流浪的幻境 > 第272章
“什么?”
“我将称你为光明。没有面部遮挡,衣服不奇怪,身上有许多不属于你的东西,被罪恶感吊起来打,和我一样,我说的对不对?”
“……你比其他象棋头都要傻逼,难道你是第一天知道?”张三年紧绷着身体,没好气的说道。
“我有另一件事跟你说,如果按照这个趋势的话,你会杀死我心中的阴暗面,将。这可能会让我的生活更好点,总之我会尽全力帮你的,至于他……”象手心朝下伸向方像盘的方向,就像在提着人的脑袋,他呆呆的飘上了天,随着象握拳又松开,他的脑袋被捏成了碎片,和身体坠入了下方的星空中。
象拍了拍手,“这下你能信任我了吗?别耍那些小动作,我猜你肯定是想把黑车弄过来,对不?”
这话一出,把手背在后面的张三年无奈的拿了出来,“好吧,连这都能知道,那如果你是想帮助我的话,肯定能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吧?”
“当然。”象打了个响指,张三年就回到了街道上,他叹了口气,便一直闲逛到了初中门口。
他感觉气氛有点不同寻常,台上校长刚讲完话,底下却一点掌声都没有,仿佛空气都凝固了几秒。就在校长准备下去时,所有学生突然大喊着冲了上去,其他人想阻止,但校长还是被淹没了。
张三年顿时一惊,很快就意识到了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自杀后,他立马就隐藏了自己潜入学校。
现在正是跑操的时候,七年三班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寂静。
“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有个团结天道的媒介,曹司命的本体,可在哪呢?”这么想着,张三年突然被一只手拽进了帘子里,他定睛一看,那他的人是个长的很像曹司命的学生,后面还站着一排学生,对于他的到来很是意外。
“……你们等着,我跟他去外面聊。”那个学生往后面说了一下,就拉着张三年来到了楼道里,那力气大的根本不像是个学生,“终于能喘口气了,跟你待在一起,巡楼的应该找不到咱。我是团结天道的媒介,你是什么媒介?”
“啊?”
“是个傻子?也罢,天道总是会让对它们而言最好或是坏的人当媒介,你要知道,像你我这样没被登记的媒介是违法的,违法懂不懂?是抓进去坐牢的!所以你先配合我,我保证对你的事我闭口不谈。”那学生说完话后就从兜里拿出一张手绘的学校地图铺在地上,旁边路过一个穿保安制服的大爷,根本没有看见他们。
“喏,我打算在校长讲话那会偷偷潜入队伍,然后发起起义,让所有罪恶淹没在……”
“等会。”张三年打断了他眉飞色舞的在地图上比比划划的行动,“话说你为啥要整这么一出?你的名字又是啥?”
“原来你会说话?就这么说吧,我们只有十分钟的吃饭时间,我朋友吃的太快,被里面混进去的针扎穿食道死了,另一个朋友猝死了,还有个跳楼了,学校把这些事都盖了过去,不让我们讨论。然后……”
他突然一愣,随后愤怒的拿起笔在操场上画了三个小人,“他们的名字被隐藏了,对我来说臭名昭着,对外人来说就是三个普通的学生。借着天道的力量,我忘记不了这一切,他们杀了200多人,强奸了100多人,这些通通被隐藏,校长也是帮凶之一!咳……总而言之,我的名字叫曹司命。”
“曹司命……啧。”张三年收回了匕首,“所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噢,我想到了。”曹司命猛的抬起头,“这是天道告诉我的,迷茫的人会产生彷徨,但普通人所产生的数量只能让自己盲从别人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再多一点的话……不止隐藏身形,甚至可以改变现实。我猜你有能够改变现实的彷徨,在起义结束后,可以让我不当媒介了吗?”
“嗯……”张三年静静的注视着前方,不想说话,因为从刚跟曹司命说话开始,他的眼前就逐渐浮现出另一个景象,直到曹司命刚说完话,他便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依家,危也突然从旁边窜出来,搭着他的肩膀。
“我知道你刚才看到了啥,你要清楚,那三个孩子一点坏事都没干。”危也说这话时有些犹豫,张三年给了他一巴掌,问:“我操,先是依没活说我错了,然后你还整这出?那三个孩子就是黑方执棋人的身体!究竟什么东西在保护他们?就连你也不得不从!”
危也没说话,静静的走开了。张三年发狂般到处乱跑想找人倾诉,最终在一楼的走廊找到了坐在墙边的椅子上,捧着一块红色的像狐狸的皮端详着的以实玛利。
“你有先知天道……肯定知道我想问什么……快说啊!”张三年吼的撕心裂肺,以实玛利却答非所问。
“我留了点私心,拿走了一个属于杨三年幻觉里的东西,它叫火狐皮,你……”
“我不需要你给我复习生物!”张三年冲上前,掐着她的脖子提到了天上,“你们这些逼养的到底隐瞒了什么?连我都看不穿的执棋人的彷徨底下到底是什么样的脸?你他妈说啊!”
以实玛利半天没有动静,张三年就给她甩在地上并出了门。外面大雪纷飞,足足有几层楼高的雪覆盖在了他身上,奇怪的是,这种寒冷他怎么样都无法忍受,紧绷着身体,脑海里只有一种想法,回家。
在路上,他看到了朝学校相反方向走去的曹司命,他问怎么回事,但曹司命表现的像是不认识他,用一种对陌生人的口吻说:“被开除了。”
“你不感觉这雪冷吗?”
“我们被彷徨所笼罩,不能对外界发出信息,外界的一切景色也不属于我们,不说了,我得回家了。”
“……”
回到病房,抖的厉害的李真至和其他两人坐在了各自的床上,张三年坐到新铃旁边,闲聊到雪停后,他拿起手机刷着视频,找到了一个小孩跳楼的新闻,那小孩正是曹司命,从18楼跳的,显然是没想给自己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