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向地狱进发 > 164 风爆已经出现
女总裁就此闭上了眼,无声地等待自己的终局。这并非多么重要的事情,生存或胜利也从不是什么值得争取的目标。她能感觉到,飞速旋转的刀锋越来越近,已近在眉前,就要将她一点一点削碎为纯粹的能量碎片,同时被某个同类进食。她却并没有任何怨恨、不甘之类的情绪,只是冒出了小小的失落。让你失望了,李清明业主。可正当她准备承受那毁灭的时候,却恍然感到什么东西来了。嘶吱吱吱!!!她面前传来了从未有过的裂响,好似那旋转的刀锋擦到了千年巨石上。她重又睁开眼。只看到了一个……西装革履,每簇头发都勃得笔直的…海胆头销售!!!是的,一位海胆头销售正拦在她身前,用自己的两只手臂,匪夷所思地挡住了滚刀魔人的螺旋刀锋,不仅没有成为滚刀肉,反倒像磨刀石一样,将那恐怖的刀锋磨出了黑色的火花!好神奇,她明明不记得团队里有这样造型清奇的销售,但这位就是非常自然地融了进来,以至于她自己都忽视了他的存在。甚至滚刀魔人也都没有注意到,此时才在飞旋中惊声暴吼:「你是……李清明!!!又是你!!又是你又你又是你!!!死!!给我死!!」伴着这炸裂空气的爆音,滚刀魔人更加拼命地飞旋起来,如果说刚刚的水银攻击是恒星坍塌,现在的滚刀魔人则像脉冲中子星一样,以难以理解的频率自旋闪烁着席卷一切。但诡异的是。她偏偏难进寸分!任她如何飞旋与拼力,却始终卡在了海胆头销售的双臂前。那对看似普通的手臂,好似是宇宙的边缘,又或是黑洞的视界,以一种更深沉的规律捍卫着一切。但实际上,海胆头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尽在掌握。灵感:30强度:2567肾上腺素剩余5秒。储备品已耗尽。饱食度90……0……50……20……棘皮已接近极限。】「就这样么!!你也就只有这样么!!」滚刀魔人却还飞旋嘶吼着,「我再转一个小时也可以!两个小时也可以!直到你变成碎肉!我再进食!!」「对!就现在!」海胆头却突然振奋,瞪着门外吼道,「杀死杜怡美,毁掉大脑,不要给她任何机会!」「」顿时,滚刀魔人全身上下传来了撕裂的声音,为了强行停止旋转,她甚至不惜扯断了浑身的血肉,那上百柄刀锋也痛声撞在一起。可当她呕着黑血回过头望向门外,却哪里看得到半个人影。与此同时,他身后传来了一声幼稚的对白。「反弹。」此刻,无数根纯粹的能量尖刺从海胆头的两个小臂内喷射而出,像是联排发射的导弹,又如拉满了钢钉的连弩。那一根根黑色的尖刺包含甚至超过滚刀魔人飞旋攻击的强度,在短短的半秒内倾巢射出,将一切加倍奉还。肉眼可见地,每一根尖刺都洞穿了滚刀魔人的身体,她身上那一柄柄锃亮的刀锋也随之断裂飞溅。她整个人也在这狂轰乱炸中被击碎,像是中了炮弹一样四分五裂,伴着冒烟的刀片轰然落地。她的头部,左胸和左手却还完整地在一起,那只手一边扒拉着地面,一边呻吟道:「你……你……骗……骗人……嗯……还好……还好你在骗人……」她用左手努力地支撑起这部分身体,挣扎着回过身去。眼前却早已没了海胆头的身影。「又躲起来了么……应该是能量透支了……好……」她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也没工夫再管这件事,只用左手抓着地面,一节一节地向自己其余的身体扭去,「真的疼啊……这次真的好疼好疼……但没关系……我还可以……」与此同时,她残余的另三部分身体,也分别以右臂、左腿和右腿为支点挣扎而起,卷着碎刃,朝着头部蠕动过去。那像蜗牛壳一样托在后面的脑袋,甚至龇牙咧嘴朝瘫坐的总裁大笑起来:「哈哈哈!本来那些销售可以阻止我,谁让你让他们休眠了呢,哈哈哈,心慈手软的废……」可她话没说完,便听「嗖嗖嗖!」三声,三根弩箭准确地刺入了那两个膝盖和一个肘。「啊!!疼!!!」剧痛传来,那三具肢体应声一缩,不得不再次展开挣扎。她嘶叫着抬头望去,只见那个缠在吊灯线上的女人已翻身落地。「分裂后,她身体每部分强度都在30以内了,所有还活着的人,击杀张丽雅,保护主宰。」她半蹲在地,举起机械弩,微微歪头,瞄向了滚刀魔人的脑袋,「没想到我也有下这种命令的时候。」对这个命令,某龙,已等了太久。「杀!!!!」一声怒吼之间,便见叶浅从人尽皆知的接待台后一跃而出,像个飞龙在天的斯巴达战士从天而降,双手握着电警棍朝滚刀魔人的脑袋砸去。「什么臭虫也来!!!」滚刀魔人痛骂的同时,脸上的几块碎刃应声而出,像豪猪飞刺一样抖向了叶浅。而所谓的飞龙在天,就是已经在天上了,也没法动弹了,眼见碎刃袭来,叶浅也只能尽量扭身,同时横过电棍去挡。但纵是如此,他的双腿和两臂仍然被刀片击中,半途落地后瞬间变成了滚地龙,原路滚回了接待台后,咬牙按住了伤口。「难受啊,璃姐……这怎么打」另一边,其余那三具肢体也分别向殷璃抖去刀刃,她也不得不狼狈蹿走,躲到了远处的沙发后。队伍缺乏防御的短板再次暴露。即便分裂的滚刀魔人强度不过30,那抖不完的碎刃却依旧让他们无法近身,可以说每块碎刃都拥有不亚于弩箭的威力,便是殷璃也没有完全闪躲的自信,被击中要害更是非死即残。但如果就这么躲着,当这4块躯体再度聚合在一起,一个完全体的滚刀魔人无疑会成为一个更恐怖的存在。靠在台前的总裁几次试着抬起手阻止这件事,断臂却被那些飞刃再次摧残,狠狠地钉在了接待台上。可除了她,还有谁能在四溅的刀片中阻止这件事呢「我……」远处的屏风后,吉小祥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摸了摸身上的防弹背心。「只有我能做到了。」她粗喘着气回过了头,看着瘫坐在地上的李清明道,「我知道你不许我去,但现在只有我了。」李清明漠然地看着她,面皮微微一抖。他是在肾上腺素结束前的最后一秒躲到这里的,那些棘刺反弹已经透支了他的一切,储备品殆尽,饱食度都几乎见底,换句话说,惊蛰的血槽已经空了,他连球棒都已经举不起来了。他唯一能做的最后一个动作,是摘下海胆头套。李清明本来以为殷璃可以处理后面的事情,却没想到那些碎刃依旧致命。「……那我去了。」吉小祥最后点了下头,强笑道,「弃……弃米虫保帅!」李清明也只得尽量冲后面晃了晃头:「我背后,球棍。」「!」吉小祥忙上前扒开李清明的身体,「呲溜」一下抽出了他背后的棒球棍。「砸脑袋。」李清明无力地指点道,「或者是心脏,如果找得到的话,最初的那柄刀应该还插在她的心脏上,能拔出来插回刀鞘是最好的,但别强求。」「嗯!!」吉小祥用力点了点头,这便拖着棒球棍咿咿呀呀地冲了出去。眼见又一个不知死活的人冲来,滚刀魔人的四个身体同时一抖,七八片刀刃同时朝吉小祥飞去。她忙缩脖背身原地一蹲。咚咚咚!大多刀片都砸在防弹背心上,被完美地弹开,但还是有两片划破了腿。但吉小祥也来不及感觉疼,这便又起身咿咿呀呀奔去,像是利用敌人射击间隙亡命冲锋的小兵。滚刀魔人见状难免一声痛骂:「这么急着送死么!既然这样……」她说着,地上的碎刃一片片腾空而起。可正当她要发起下一轮飞刃时,远处的沙发后面却又射来了弩箭三连,再次准确地命中了她的三个关节。「啊啊!!!烦死了!!疼死了!!」滚刀魔人一声痛嚎之下,那些浮空的飞刃骤然一转,通通向殷璃的方向袭去。而殷璃自然脑袋一缩,再度遁回了沙发后,同时喊道:「叶浅!!!」「来了!!!」叶浅应声一吼,再次飞龙在天,一棍劈下。此刻他身上的那身绿色东洲运动服早已被鲜血浸红,倒也真像是名副其实的东洲战神了。「来送死么!!」滚刀魔人却也同时一吼,地上又一阵碎刃朝叶浅袭去。叶浅不得不再次扭动身体,再次被割伤,飞龙在天也再次半路转化为滚地龙形态,再次原地滚了回去,捂住了更多滋血的伤口。「不得劲啊,璃姐!!」叶浅痛叫道。「佯攻不会么每次都要跳这么高么!」「啊……佯攻么你说清楚啊!!」「说清楚她不也知道了么!!」「哎呀好麻烦!」二人虽然完全没有默契,但如此立体的交叉火力也确实惹恼了滚刀魔人。「啊啊啊!!好烦!!你们好烦!全部都飞起来!卷起来!!全部!!」她一边嚎叫,一边操起了身体和地上的全部刀刃。它们像龙卷风一样围着她飞速盘旋起来,形成了一道物理意义上的……剑刃风暴!那无数刀刃如群峰齐鸣,夹着飓风般的震动,已完全听不到更看不到风暴里发生了什么。殷璃的弩箭再度射去,毫无意外地被风暴尽数弹飞。而她本人刚要翻出沙发试着接近,却又被那风暴中卷出的两道刀刃逼了回去。叶浅也学聪明了,咿呀冒头佯攻,也立刻遭遇了刀片的袭击,根本没法冒头。或许是由于滚刀魔人的力量也已接近极限,吉小祥反倒没有被顾及到。她原地背身蹲了很久都被没袭击,只当这是队友创造出来的难得的机会,抱着烈士一样的决然,直直冲到接待台前,向着那无尽的刀刃风暴高举起棒球棍,狠命砸了下去。可只听「蹭」地一阵嘶响,棒球棍被轻而易举地应声弹出,飞出去好远。而吉小祥则两手一麻,抖得根本停不下来。就像用手指去阻止汽轮机的叶片一样,强度的差距太大了。吉小祥急得要哭,却还是狼狈地回身捡起球棍,再次朝风暴砸去。蹭!球棍被再次卷飞。吉小祥红着眼睛再度捡了起来。这次却连砸都没砸,球棍就已经因为双手僵麻而掉在了地上。其间叶浅和殷璃几次要杀出来,却又被刀刃逼退。吉小祥则蹲在地上,使劲地要拿起棒球棍,两只手却怎么都像冻僵了一样,被震得连一点知觉都没有了。正当她哭着要趴下来用牙咬的时候。一只满是血痕的大手却先一步握在了球棍上。「已经很好了,剩下的,交给77届的学长吧。」那人说道。吉小祥惊愕抬头,正见到了满身血污,面色青紫的史自强。「你……还能……动」她捂着嘴哭道。「很疼,被钢钉钻透了要害。」史自强勉强一笑,「但与生活相比,不算什么。」说完,他没去看吉小祥,只握着球棍,吃力地撑起了身,一步一挨地,朝着那刀刃风暴走去。「我……想起来了……」「主宰……你哼的曲子是那个……「我相信那个……一直都相信……」他像孩子一样望向了瘫坐在地的女总裁,用非常不准的音调哼唱道:「新的……风暴……已经出现……「怎么……能够……停滞不前……」哼唱的同时,他举起球棍,用尽生命的力量狠狠劈在了风暴上。呲!!「疼!!」钢铁与她同时尖啸,黑雾卷着浓烟。他劈出了一道稍纵即逝的缺口。史自强对这样的反应很满意,同时冲总裁点了下头。「你是个好主宰。「是我毁了这里。「抱歉。「对所有人。」接着,他再度高高举起了球棍,一脸痴迷地哼唱出了最后的歌词。「鼓起……勇气……坚定向前……「奇迹……一定……会出现!!!」他就此一棍劈下,借着那稍纵即逝的缺口,整个人冲入了那风暴之中!此刻,他的嘶吼,女人的尖叫与金属的咆哮卷在一起,再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此时此刻,真正的凶险,却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屏风后,一个蒙着黑围巾的男人踢碎了售楼处的后门玻璃,嘿嘿一笑钻身进来,蹲到了李清明的身前。「都是笨蛋,根本不知道大鱼其实在这里。」他笑嘻嘻地晃了晃手里的锥子,「动不了了那我不客气了,你知道以前给精神病做前额叶切除手术是从哪里下刀的么」「眼睛。」李清明嘴巴一动一动地说道,「从上眼皮把锥子去,然后用锤子敲,直到把前额叶搅烂。」「嘿嘿,好样的。」张三吧唧着嘴拿起锥子,同时摸向了李清明的右眼皮,「传说这个手术一点也不疼,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麻烦你去印证这件事吧,疯子。」「小心身后。」李清明漠然道。「哈!」张三不禁大笑,「骗张丽雅的烂招还想骗我老子骗人的时候你还……」可他话未说完。咚!!一棒槌狠狠砸在了他脑袋上,像是兽人砸精灵一样。张三两眼一翻,当场倒地。那个穿着白衬衫的高俏身影随之显露,她架着大棒,看着李清明擦着鼻子骂道:「妈的你们不是在家里么要不是张三绕进来,爹都找不到你!」伴着她的骂声,重生家族的另三位也从后门钻了进来,对视一番后,便用手里收集来的绳索和手铐绑起了张三。时雨则哼声一笑,用莫名的蛮力单手挥起大棒,点着李清明的脑袋道:「变态佬,现在谁是帕鲁」「你根本不懂。」李清明鄙视道,「帕鲁是天生的。」「听不懂,也懒得听了。」时雨突然一个瞪目,当场举棒砸去,「欧拉!」却见李清明一动不动,即便大棒已经贴在了他的脑门上。「嚯……还真是个变态佬。」时雨就此摇了摇头,将大棒往地上一戳,像个小流氓一样劈胯蹲身道,「你爹这次救了你又饶了你,所以咱爷俩扯平了,接下来你要给秘境一个好结局,爹会配合你完成这件事。」「不,没扯平。」李清明摇头道,「你欠我一亿,而我会杀死那三个叛徒。还有,再跟我自称‘爹"我就杀了你。」出乎预料地,时雨竟点了点头:「好。」「」李清明反倒不舒服了,「没听懂么,我会杀死这三个你最珍视的人。」「哦,那可辛苦你了。」时雨咧嘴一笑,抬手揉了揉李清明的脑袋,「特技是杀人对吧好好干啊,小帕鲁,下手干净点,效率高给你奖励。」「……」见了李清明不理解又吃瘪的表情,时雨大仇得报般大笑起来,接着瞅了眼大厅问道:「这都什么情况,那坨是什么玩意儿总裁又为什么一动不动,你又给她搞爽了」「能不能别这么脏!」李清明有点破防,但还是忍住了说道,「那坨东西是张丽雅,去杀死她,保护主宰。」「哦。」时雨就此点了点头,也懒得问为什么,这便架着大棍向前走去,「都别叫了,爹来了!」接待台前急得冒烟的吉小祥见了她根本来不及惊讶,只指着那越来越乱的刀刃风暴吼道:「战神!快施展神威劈开风暴!!!」「爱听!」时雨当场两眼一亮,快步冲了过去,「会说话就多说!」与此同时,殷璃和叶浅也再次试着探身出来,这次并没有被刀刃伺候,想必滚刀魔人也已是强弩之末了。二人这便也各自翻出了掩体,与时雨一起来到了那最后的风暴旁。此时,风暴的速度明显已不比之前,甚至依稀能见到里面史自强与张丽雅扭打在一起,浑身是血水与刀孔的身影。四人对视一番后,各自握起了宝具。接着,警棍,大棒与弩箭同时劈向了风暴。像是大风吹过奄奄一息的火苗般,最后的残风就此熄灭,漫天的刀片叮叮咚咚掉在了地上,只剩尸体般的颤抖与淡淡的鸣声。再看那风暴的中心。滚刀魔人四散的肢体,终究没能聚合在一起。只因一个人用肉身挡在了她们本该相汇的地方。那个人早已被刀片风暴摧残到血肉模糊,筋骨尽露,如同一具血色的骷髅,只剩一只快掉的眼球还在转动,证明他还活着。可即便如此,他依旧用尽最后的那么一点力量,抓起球棍,不轻不重地砸在了旁边滚刀魔人的大腿上。接着,他自己终也轰然倒地。虽然面部模糊不清,但他唇部的筋骨却分明还在动,似乎在说什么。吉小祥忙上前趴下,仔细听去。「李清明……到底……躲在……哪里……」他问着。「在……销售队伍里!」吉小祥抽着鼻子哽咽着答道,「第二排第三个,有个海胆头销售,挺明显的,但就是融入其中了,这就是秘境里的海胆头!正如房间里的大象!」「啊……我……好像……确实……看到了那个……海胆头……但却……没发现……哈……哈哈……」史自强整个身体都嗤嗤抖了起来,「哈……哈……好厉害的地方……真的……好厉害……」这声抽嗤的笑声过后,他一口气终是完满地泄了出去。此后再无半分声响。而他旁边,滚刀魔人的头部却还在呻吟着。「骗子……全是骗子……「史自强是骗子……张三是骗子……李清明是骗子……连主宰都是骗子……「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和我们作对……「整个世界……都在欺负我们……「为什么……多努力都得不到……「付出多少……都赢不了……」从视觉上来看,此时说话的这个躯体,已不再是滚刀魔人了。她浑身的刀片都已荡然无存,只剩下了心口插着的那柄,但那也黯淡无光了。现在的她,只是个单纯满身刀孔与焦血,面目全非的张丽雅而已。面对此景,殷璃默默上前,拾起了地上的血色棒球棍,拖到她身前高高举起。「放过……美美……」张丽雅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用那双空空的眼洞朝着殷璃,满是哀求地说到,「都是……我的错……放过……美……美……」咚!一棍过后,她再无声响。殷璃则扔掉了球棍,朝着地上的烂浆吐了口吐沫。「是你与世界为敌在先的。「又不是李清明。」........007...23.